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Shu | 11th Apr 2012 | 點解要學中文…… | (20 Reads)
還記得初小的中文課是如何上的?

 

學詞語、學筆順、造句、還有句式練習,也就是按著一定句型,連續造句。

 

修辭也是其中一大類,而小學三大修辭,就是比喻、擬人和排比,前兩者在內容上下功夫,唯有最後一個關於文字格式。

 

可是,直到現在,我在中五的教室裡,依然有同學要求我在說明甚麼是排比,準確來說,是問排比有甚麼作用作用。這個問題,層次明顯要比小學五年級的要高得多。

 

排比,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就是「顧名思義」的必定是把三句(或以上)句式類似的句子排在一起,然後就了事。學生們都很容易掌握,因為這個根本就是小學二年級的程度:{某句式}x3。因為簡單容易操作,大部分同學從小學時候就已因為操練充足而得心應手,但卻從不思考為甚麼要用排比。答案不多,用現在的坊間語,就是「勁啲囉!」。至於「有幾勁」、「點樣勁」、「點解勁」,不求甚解。

「今天天氣很好,去年水果很甜,十年後我很老。」

 

我的判斷:這個不是排比,最起碼這不是一個好的、哪怕是及格的排比──就是因為他「唔勁」。

 

「勁」的例子,這個就相當典型:

 

 

其實你發現,句式雖同,但如果句中關鍵詞彼此沒有聯繫,就不可能發掘出「勁」的共通之處,也就是說,排比,首先要知道共通之處(比如便宜),才能夠加以強化,愈來愈「勁」。找不到共通點,或者沒有想過哪一點值得我們去加以強化,就根本沒有「勁」可言。

 

「勁」,在這裡大概可以用「氣勢」一詞取代。排比的作用,就是要加強氣勢。(出版社如是說。)這裡的氣勢不是指龍珠超人那種勁度,準確來說是話語/文章本來的情感,有軟的也有硬的。如果是議論,那就是雄辯滔滔;但如果是女生像男生發嗲,用了排比,那就是愈聽愈麻。

 

在這方面,朱自清可謂達人:

 

「她鬆鬆的皺纈著,像少婦拖著的群幅;她輕輕的擺弄著,像跳動的初戀的處女的心;她滑滑的明亮著,像塗了「明油」一般。」(<綠>)

 

燕子去了,有再來的時候;楊柳枯了,有再青的時候;桃花謝了,有再開的時候。但是,聰明的,你告訴我,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?──是有人偷了他們罷:那是誰?又藏在何處呢?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:現在又到了哪裡呢?」(<匆匆>)

 

「天生我才必有用」,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「超勁」的長處,這些長處都是我們「氣勢」之所在。而且,除了一些內向的人外,其實我們都渴望別人認識自己(雖然孔子說這並不值得擔心)。如何做到?那我們就要學習一些能把自己的優點發散出去的方法。

 

點解要學排比?因為只有我知道我很「勁」是不夠的,我要讓別人也知道我很「勁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