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Shu | 13th Apr 2012 | 教學隨想 | (611 Reads)

中二中文來到議論文單元。本教科書中一級只有借事說理──其實就是寓言──不設議論文,所以,這應該是學生上中學後,中文科的第一個議論單元。(當然,小學已經教了議論要素,可惜學生很容易忘掉。)

 

關於這個單元,同齡同學通常見到的詞語是「議論」,辭典的解釋是「對人或事物的好壞、是非等表示意見」;但我其實覺得,我們學生的議論能力已經不俗,尤其是面對家長、師長的議論能力就特別強,既有氣勢又有架勢;他們更需要的,是論述能力的培養。

 

「論述」是我的中文課上經常提及的詞語,也是我的訓練焦點。

 

現在教育流行要學生有自己的看法,但在很多中文作業上,都很難看出學生有甚麼自己的看法,除了因為課業本身有很大局限之外,還有因為好像沒有人真正教過他們甚麼才叫有主見,而不至於人云亦云。我不是通識科老師,所以也沒有資格說通識課是否管論述能力,更何況看看今年萬眾矚目的文憑是通識科考試的題目,好像也不太要求有論述,片面看來,只不過是高層次的閱讀理解和資料分析整合的工作而已,套用某網台的主持人的話:愈有常識,通識科愈考的不好。如此一來,論述能力的培養還是回歸到中文科老師手中。(我校是英中,卻不知道英文科管不管了!放下不表。)

 

「論述」,辭典解釋「敘述和分析」;我在中二級課堂上的講法是「就所提供的客觀陳述,撰寫一條含主觀評論元素的陳述句」。這樣,就用了很簡單的文言拆字法解釋了這個詞語,並且帶出了論述其實是主觀的、個人化的。每個人都對事情有不同的主觀判斷,但是都必須基於客觀的事實環境。中學二年級(甚至到了高中)把握不住議論文的寫作竅門,我認為其實都是因為老師重視議論元素中的論證方法分析,還有讓學生存起論據,但沒有對建立論點有更多的處理。

 

其實,課本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入門──看圖作文。課本課後安排了一張名為「教育制度」的單幅漫畫(版權問題,不便上載),大致意思是學校就是一台機器,把本來各有不同長相的同學都塑造成校服整齊的學生。我的處理方式,是讓學生看了漫畫後先統一理解圖畫的表面訊息,然後讓他們以「教育制度」一詞造句。老師不必讓說要造甚麼句子,最多就給予提示,讓他們補全「教育制度是……」此句即可。大部分同學寫出來的,都應該是有評論元素的陳述句。(如果寫了感嘆、祈使、疑問等其他句子語氣,讓他們改成無修辭成分的陳述句。)然後請他們解釋這個說法就好。解釋的時候,最好不要舉例、歸納、演繹,讓他們就解釋論點就好。(我們的同學運用論據還是不錯,但解釋論據以及解釋論點的能力就很弱。)

 

在此之前,我喜歡讓他們多看幾張具有批評元素的新聞圖片,讓他們暖身。我常用的是豐子愷的漫畫。這張<升學機>,是我課上用過最精彩的一張,曾經在課上出現三種完全不同的論述,都有道理,寫下就更精彩,而且能讓學生了解原來論述沒有標準答案,只有完善與否。

 Picture

 

當然,類似的圖片每天報紙上有很多,尤其是反動報紙,國內更多──在此不細舉。

 

學生大概掌握了之後,就可以進一步說,建立論述的過程就是「立論」。

 

單元六有一篇魯迅的《立論》,那是笑翻天的文章,我常常把這篇文章留待現在才教。

 

  我夢見自己正在小學校的講堂上預備作文,向老師請教立論的方法。

  「難!」老師從眼鏡圈外斜射出眼光來,看著我,說。「我告訴你一件事:——

  「一家人家生了一個男孩,合家高興透頂了。滿月的時候,抱出來給客人看,——大概自然是想得一點好兆頭。

  「一個說:『這孩子將來要發財的。』他於是得到一番感謝。

  「一個說:『這孩子將來要做官的。』他於是收回幾句恭維。

  「一個說:『這孩子將來是要死的。』他於是得到一頓大家合力的痛打。

  「說要死的必然,說富貴的許謊。但說謊的得好報,說必然的遭打。你……」

  「我願意既不謊人,也不遭打。那麼,老師,我得怎麼說呢?」

  「那麼,你得說:『啊呀!這孩子呵!您瞧!多麼……啊唷!哈哈!Hehehehehehehe。』」

 

學生到此,就已經大概知道立論和論述的威力了。我安排的作業是續寫「教育制度是……」此文,而且不要再舉例;要求更高的,可以在課堂演示中漸漸把圖片變成短文、甚至只是關鍵詞,例如顯示「學業」、「友誼」等學生有親身感受的關鍵詞;學生們感受很深,老師就要提醒同學需要主觀論述、客觀分析──論述就是如此,「敘述和分析」。

 

至於課本的《為學一首是子侄》,我應該先講何謂論述、立論,讓同學溫故知新的複習何謂「論點」,而且學會欣賞作者的立論水平,然後才講《為學》。──各位中學同工,論點論據,小學同工已經教過了!

 

講文章的時候,還要告訴論述的完整寫作須知。

 

論據固然要儲存,論證固然要分析,但最關鍵的還是論點的建立!